教育培训
【每周荐读】124期 我的名字是共产党员(之一)

信息来源:渭南市财政局  发布日期:2021-07-20  阅读次数:5860

为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,《人民日报》大地副刊邀请5位作者撰文,回忆他们入党时的难忘经历,讲述一名共产党员的奋斗与追求。这5位作者中,有的是年近九旬、有70多年党龄的共产党员,有的是今年刚刚光荣入党的新党员;有的曾留学海外,毕业后毅然回国,决心“为国终身科研”,有的虽然年轻,却已成长为工作骨干……虽然他们入党的时间有早有晚,奋斗的岗位各不相同,但他们立足本职,默默奉献,以实际行动诠释着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。他们,是我们9500多万名党员的缩影。从他们身上,我们看到:不管个人的能量是大是小,只要坚定理想信念、坚定奋斗意志、坚定恒心韧劲,每名党员都可以为党和人民做出自己的贡献。

  ——编 者

少年的歌声里,有我的誓言

王 蒙(著名作家、“人民艺术家”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)

1948年10月10日,在北京什刹海附近约好的地方,负责“带”(地下工作时对联系工作的称呼)我的刘枫同志宣布,组织上批准我与另一位秦同学成为中国共产党候补(现称预备)党员。

是时我差五天年满十四岁。我在1945年底首次见到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的中共方面工作人员李新同志,并受到深刻教育。此后,我与自己所在学校的地下党员何平同志建立了固定的联系。作为没有组织身份的“进步关系”,在何平同志毕业离校后,我们转关系由刘枫同志带领。

1948年我与秦同学结束初中,考入位于地安门的河北省立北平高级中学。河北高中一直有党领导的学生运动传统,“一二·九”时是这样,解放战争中更是这样。1948年4月17日,河北高中成立学生自治会时表演了解放区的《兄妹开荒》等节目,有三十多位同学被逮捕囚禁迫害,党组织遭到一些破坏。我与秦同学的考入,提供了弥补损失、增益地下党工作的可能性。

我的入党时间大大超出了我自己的预期,我很庄重,也很激动。刘枫同志对我们进行了气节教育与用智慧战胜敌人的教育,并宣布我的候补期到1952年我年满十八岁为止。

当然,在敌占区,在敌人疯狂镇压的背景下,我们没有宣誓的仪式,也没有书面的文件,我们只有一个心,打倒蒋介石,推翻反动政权,解放苦难中的国家人民和我们自己,创造全新的新民主主义、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未来。

那天,我步行回西四那边的家,一路上我唱的是冼星海、安娥的歌曲《路是我们开》:

路是我们开哟,树是我们栽哟,

摩天楼是我们亲手造起来哟,造起来哟,

好汉子当大无畏,运着铁腕去

创造新世界哟!

创造新世界哟!

这就是少年王蒙地下入党时的代誓词。我一遍一遍唱了差不多三公里。至今已经七十多年过去了,但这歌声似乎依然嘹亮地回响在地安门、北海后门、东官房、厂桥、太平仓(现在是平安里)、报子胡同(现在是西四四条)这条路上,更回响在我的心里。

三公里的路上,墙上到处贴着“肃清匪谍”等白色恐怖标语,并且时有华北剿“匪”司令部的所谓执法队敞篷汽车驶过,整个车上的人全副武装。那时候的说法是,只要抓住了“匪谍”,此执法队有权不经审判就地处决。

这些背景与音响,构建了我入党宣誓的移动会场的战斗氛围。不用说,到了一个少年人这样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时刻,“三座大山”的反动统治,也就崩溃在即了。

此前,在北大四院礼堂,我看过大学生们演出的《黄河大合唱》,我知道了诗人光未然与作曲家冼星海的大名,从而也看着简谱,学会了《路是我们开》。

在中法大学礼堂,我看过苏联对外文化协会放映的《列宁在十月》与《列宁在一九一八》。在北大“孑民图书馆”与祖家街的北大工学院“六二图书馆”,我阅读了大量革命书籍。

党在北平的中学地下工作,最有声有色的当数河北高中。我与秦同学入党不久,遭到残酷镇压的河北高中便成立了一个新的地下平行支部。而解放后,我才知道刘枫同志的通用名是黎光,他是中央华北局城市工作部中学工作委员会的领导人之一,后来长期在中共北京市委工作。

路是我们开哟!从前辈共产党人算起,这条大路已经走了百年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道越走越宽广。成绩越大,挑战也就越多,然而前途显见是光明灿烂的。创造新世界是艰难的,开路的成就感天动地,拓展与保卫、发展与壮大我们的事业,则是更加艰巨宏伟的任务。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吧,趁热打铁就一定能成功!

(摘自《人民日报》)




  • Copyright © 2011-2019 渭南市财政局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地址:陕西省渭南市朝阳大街中银大厦 电话:0913-2100001
  • 管理维护:渭南市财政局信息中心 网站标识码:6105000018
  • 陕ICP备13007325号 陕公网安备 61050202000482号 邮箱:wnczxx@163.com